永利娱软件|古代的过节,其实是黑暗料理的狂欢
日期:2020-01-11 16:44:08  来源:网络

永利娱软件|古代的过节,其实是黑暗料理的狂欢

永利娱软件,爆笑煮国 时拾史事

▲清 姚文瀚 岁朝欢庆图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过完了国庆,过年还远吗?我给大家拜个早年!

吃兔兔

▲蒙娜丽兔

《万岁历》说西汉成帝“诏除正旦杀鸡与雀”,想杀只鸡逮个雀来吃庆祝元旦都犯法,汉代吃货们只能吃小兔兔。

据唐人引《风俗通义》(东汉.应劭)记载:“腊、正旦食得菟髌者,名之曰幸,赏以寒酒。”说汉末元旦宴席上,谁吃到了兔子的膝盖骨,那是这人吉祥幸运小宇宙爆发,能得到酒水作奖励。

汉代的朋友圈“养生党”们开始流行吃啥补啥。其中一篇《吃兔子的膝盖骨,脸上才不会上长出丑东西》更是引发了疯狂转发,说脸上长出类似髋骨这类变丑的人,只要吃兔子的膝盖骨就有救了!没长的人吃等于打了变丑预防针。我觉得这是吃货们的借口,毕竟小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孙膑膑惨受髌刑 电影《战国》截图

另一些转发的此文的人强调:吃了兔兔膝盖骨意味着拿了“免髌刑”金牌,犯法也不会受“髌刑”。孙膑就是因为朋友圈没人转发这篇文章,所以他没吃兔兔导致后来被剜掉膝盖骨。

鸡和鸡蛋

据《宋书》(南朝.沈约)里说,曹魏时的小白脸何晏是始杀鸡者。在南朝《荆楚岁时记》里有记载魏时董勋的话:“今正、腊旦,门前作烟火、桃神,绞索松柏,杀鸡著门户。”说到了三国时期过元旦可以杀鸡来吃了。从那时起一直到南北朝都认为元旦节杀鸡,在门口把鸡分尸就相当于请门神,可以祛病防灾哟。(想知道猴子怎么看?)

《秋灯丛话》(清.王椷)里有个故事,说有人在元旦这天杀了只鸡来吃,正要下筷,忽然他魂魄就飞到城隍庙去了,他在庙堂上看到了一只鸡,一只很眼熟的鸡!

城隍爷说:“鸡把你告了!”他不服:“鸡本来就是被吃的命,它凭什么告我!”鸡更不服:“等我过了年再杀不行啊!”鸡说的好有道理,城隍爷都准备为鸡出头“呼卒笞之”抽他!鸡万万没想到,人会走后门,所以免了这顿抽。

说到吃鸡,不得不说鸡蛋。《风俗通义》说:“元日食鸡子一枚,以炼形也。”爱炼丹药的东汉人认为元旦吃个鸡蛋能增加功力。魏晋时期周处在《风土记》说这鸡蛋要生吃才可以爆发补血补气补智商的小宇宙。

葛大爷在《炼化篇》(东晋.葛洪)有更离奇吃法,在元旦这天先吃七粒赤豆,再吃七个鸡蛋,这样能炼成百病不侵的国防身体!(缺点是有人才吃到第6个就撑死了)

成仙秘方

▲清.丁观鹏 极乐世界图 台北故宫藏

汉代的人都自认为活在仙侠(小说)世界里,满大街的人都神神秘秘自带灵气。所以汉代节日特饮不是药汤就是药酒,除此之外还是...药...酒!喝药酒像孔融让梨那样要长辈饮先是不对的,要按年龄从小到大的喝。

唐朝人在元旦喝椒酒时有椒盘这种道具。宋人说椒盘就是放有椒花的盘子,喝酒的时候捏一小撮放酒里。这一小撮到底是多少呢?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除夕以椒三七粒,东向侧柏七枝,浸酒一瓶饮。”除夕这一天用椒“三七”粒(三×七=二十一)折东侧的柏叶七枝,泡在同一瓶酒里制成“椒柏酒”第二天过元旦就有喝的了。其中的椒参考屠苏酒的制法,也许是川椒(麻死人,参见外省人第一次吃四川麻辣火锅)。

南北朝(420-589)的人有更特别过年范儿(病情更严重)。南朝时荆楚一带大年初一流行吃敷于散。这敷于散是葛大爷(前文说吃七粒赤豆再吃七个鸡蛋过元旦那位)开的药方:“用柏子仁、麻仁、细辛、干姜、附子等分为散,井华水服之。”井华水指清晨时打上来的第一桶井水,很多古代药方里指定吃药专用水(另有孙悟空给朱紫国王治病的“无根水”)。

葛大爷认为井华水是水中“vip”,普通的水没有它蕴含的洪荒之力。敷于散的功效很科幻,推荐给想精分和已精分的脑残人士。

甜死?辣死?

▲魏晋第一男子偶像天团--竹林七贤

也许药酒和敷于散之类对正常人来说味道太艰难,所以南朝人过年时要吃糖,这糖的名字叫做胶牙饧。从名字就能看出这糖有多粘牙,因为那个时代群众对糖标准是越把牙齿粘得牢,糖的质量越好(502胶水蠢蠢欲动)。

终于说到黑暗料理界过年的第一美食---五辛盘。这是南朝过元旦的国民食物,何为五辛盘?味觉里辛字头的有辛辣,辛酸,辛苦...(向坚强的南朝人民致敬)!

五辛盘继承自魏晋(黑暗料理界称霸时期)模范浪子周处在《风土记》中讲,五辛盘能激发五脏中的气场,想修炼成仙吃它就对了。五辛盘怎么有此玄幻作用呢?我猜是因为太.重...重口味。佛教和道家都将“五辛”拉入饮食黑名单,不只是为了小清新,更怕五辛激发五脏潜能走火入魔。佛门弟子的五辛是:“一葱,二薤(藠jiào头)三韮,四蒜,五兴蕖(色白,其臭如蒜)。”道教信徒们在《洞玄灵宝道学科仪》中的五辛:“一者韭(韭菜),二者大蒜,三者小蒜,四者葱,五者薤。”

▲薤(藠jiào头)

▲小蒜

首先要精心挑选这五种外柔内刚的蔬菜:大蒜、小蒜、韭菜、云台(油菜花)、胡荽(香菜)。这五位在蔬菜圈出了名的难吃难消化。它们都各有各的味道(刺激性),光是单吃一种很多臣妾都做不到,更别说它们凑在一起,那是辛上加辛刺激着味蕾和眼睛,闻一闻大多数人就内牛满面。唐朝时的元旦节要向长辈献五辛盘(姜还是老的辣)祝长寿,也称为春盘(我认为这一行为充满恶意)。白居易诗中说“春盘先劝胶牙饧”,让长辈先吃口糖再吃五辛盘(牙齿粘掉再甜死或辣死)

爆米花的使命

▲老式的爆米花犹如街头的一场狂欢

过节总是两个人的狂欢,一群人的孤单。(三个人斗地主,四个人打麻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宋朝的男青年们“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于在“灯火阑珊处”跟女神相贱恨晚。男的会说:“如此良辰美景,我们去做点什么吧?”女的说:“人家是第一次拍拖不晓得该做什么,要不去看场电影?”男的很郁闷:“come on,这是宋朝,看电影起码还要800年,这个真没有!”女的嘟起嘴巴:“那人家要吃爆米花~~”男的郁闷+1:“come on,这是宋朝……wait,这个可以有!”

yes!宋朝已经有爆米花了。自制爆米花是宋代江南地区人们最喜爱的家庭活动,没有之一!

立志成为大大的南宋诗人范成大(1126-1193)在《吴郡志》里记载:“(上元)爆糯谷于釜中,名‘孛娄’,亦曰‘米花’,每人自爆,以卜一岁之休咎。”说过苏州一带人们过节,用糯米在锅里加热,看到糯米在锅里绽放成一朵朵米花,所以叫“爆米花”,真是活色生香。不过爆米花当时另外一个名字叫“孛娄”,而且这个完全看不出跟爆米花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孛娄”从宋朝到明清一直是元宵节爆米花的官方称谓。

范大大在他《石湖诗集》里记载,“糯米花”是北方人的叫法,“孛娄”是江南style.

爆米花的重点是和家人一起分享。当火已生好锅已架稳,全家人就行动起来,不是一起开吃,是一起动手参与爆米花的过程。抓好属于自己的糯米按顺序一个接一个地把手里的糯米温柔的放入烧得火热锅中(请记住这一句),然后充满期待的等待,直到听见愉悦的噼里啪啦一阵阵声响后,就可以...用爆米花来占卜了。

yes!爆米花的第一功能是占卜,第二才是吃。这一锅爆米花的主人(前面要记住的那一句就为这个)在以后日子里的前途吉凶,都隐藏在爆米花里隐,直到从中解读出了玄机,爆米花才算完成了米被爆成花的终极使命,可以被吃了。然后轮到下一个人重复这个过程。

爆米花算命法,简单易学操作便利,关键是算完了还能吃,于是很快就成为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热爱的节日习俗。

爆米花如何算命?

是不是很想学?

ok,让我来告诉你们……

呃....

天机不可泄露!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historytalking